• 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一)癡女 爆乳 淫

      我把瑞雪的头按在自己的大鸡巴上,示意她去舔。

      瑞雪却一扭头,朝我狡黠的眨了眨眼。

      「骚婊子要先从蛋开始啊,你规定的呢,忘了啊」

      说罢,直勾勾的望向我的睪丸袋子,伸出自己的九钉舌头,朝我抛了一个媚
    眼,忽闪着他的杏眼,作势要从我的蛋上刮去,却又突然一擡眼,媚笑一声,把
    长舌一勾,慢慢的蛇形扭曲,长舌上面的九颗圆钉在光下折射迷醉的光点。

      我看她这婊子样,忍不住给了她一记耳光,这一掌下手极重,打的她口水飞
    溅,脸上多了一道五指山。

      只见她昂起头来,瞪着她的杏眼,淫糜的媚笑着说,「臭婊子就应该这麽扇,
    狠狠的教训我,看你的大屌一扇我就翘起来了,鸡巴头一点一点的,还想不想更
    兴奋?来,教训我,用你吃奶的力气,狠狠抓我奶子,掐我奶头子,捏烂它们,
    来呀,把我的挺奶子捏成青奶子,抓成松奶子,抠成烂奶子。」她浪笑着,挺起
    那对巨乳,把f 罩杯青春挺拔的奶子用双手托起来,捧在我眼前,双手不断地抖
    一抖,那两坨肉球在忽闪着,雪白的乳球点缀着两颗褐色的花生粒大小的乳头,
    兴奋的挺立着。

      我看的兴起,心中一蕩,伸手去抓那对球子。她又一躲闪笑到「骚逼的奶子
    可不能轻轻摸,要下手重,狠抓猛扯,你看我的血管奶多白多大啊,你得把它掐
    成青的,还有我的奶头,掐它,用指甲盖抠,拉住它使劲扯才行,往后你怎麽玩
    都行,用烟头烫,用针扎,给它打针,我这身贱肉都是你的,来吧,第一下就让
    我知道你有多猛。」

      现在的我可是血脉喷张了,便卯足了力气抓向那两坨浑圆雪白的肉瘤,指尖
    传来的手感告诉我,这是一个17岁少女蓬勃的身体,坚实的筋肉带来的是昂扬的、
    奶头向上的那种坚挺,这第一握,手心里是那颗花生粒,狠抓下去的是我深深的
    指痕,而那肉瘤里,有些许小硬块,我想应该是乳腺的增生小块,却也捏上去增
    加了手感的丰富。手指深陷乳肉,手背的青筋暴起,我用尽最大的力气抓了下去,
    狞笑到「臭婊子,怎麽样,够不够劲?」

      她陶醉的闭上了眼,脸上泛起红晕,淫笑道「对,对,就是这个劲,我操,
    抓的人家好爽,人家好爱你的龙爪手,这大手,这胳膊,才是能够劲玩啊,好爽,
    再来,你知道吧,上次有个体育生,推铅球的,他……啊……」

      我听她这麽说鸡巴头子已经硬的高高的翘起来了,控制不住的亢奋,让我下
    狠手继续抓了下去,不光如此,我捏住了肉瘤其中一个增生的肿块,狠狠的撵弄
    起来。「果然是骚婊子,我掐的怎麽样,继续说啊,体育生怎麽样?」

      她睁开眼朝我又抛了个媚眼,疼的眉头皱起来,嘴里却还说着「啊……我骚
    劲上来了,上次那个体育生,哈哈,把我奶子放在桌子上,让我拢好了,拿铅球,
    啊……,拿铅球砸我的奶子,啊,最后还用钢尺,抽我奶子,把乳头卡在桌子上,
    啊……,卡住我奶头,使劲割,我操,你捏的真带劲,我骚劲起来了,啊……」

      我听得感觉一阵阵的眩晕,舒爽的感觉蕩漾开来,扯住她的奶子,不断的掐
    抓扯拉,最后扯住她的乳头,用指甲盖狠狠的掐进去,瑞雪的上半身开始泛红,
    潮红一直从她的脸部扩散到了胸前,看到这婊子真是亢奋起来了,我也开心道
    「小婊子,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一定加倍的玩你,把你玩坏,让你变成个烂
    婊子。」

      「啊……太爽了,人家就知道你最棒了,鸡巴那麽大,下手那麽狠。来,再
    对我脸比划两下,揪住我头发,对,扯起来,扇我,啊……」

      我左右开弓,又扇脸又掐奶,打的她浪叫起来,语不成调,这小婊子却极力
    配合我,挺高了她的肉瘤,颤动着迎接我的抓掐,我便揪住她的头发,来回的拉
    扯,玩的心襟蕩漾。

      瑞雪穿着黑丝半袜的小腿跪在地上,用手抓着自己20cm的黑色水晶台高跟鞋
    的鞋跟,伸着舌头沖我蕩笑着抛媚眼,好一副淫糜的风景,大声喊起来「玩我,
    我操,掐死我了,啊,掐死人家了,我要啯你的臭吊,我发骚了,我要舔你屁眼,
    吃你的精液,让我吃,让我吃」

      我把她头发放开,又狠狠赏了她一巴掌,直起身子把高扬的龟头挺立在她脸
    前,说道「来吧,先来吃零食,哥哥的阴茎可是有日子没洗了,里面可是攒了不
    少的包皮垢,给我好好洗洗」

      瑞雪跪着向前爬了两步,把脸贴在龟头下面,喃喃道「就是这个味道,真脏
    真臭,臭婊子吃臭鸡巴,这麽臭的鸡巴得慢慢吃,细细的品」说罢,伸出她的九
    钉长蛇,刮了一下我的睪丸袋子。

      我爽的一激灵,这舌头上镶嵌的九个小珠,硬硬的刮在蛋子上,真他妈爽,
    我的阴囊本来平时就湿湿的,两周没洗,昨晚一摸上面还有不少泥呢,闻了一下,
    就像烂虾的那股臭气,我得意的说「怎麽样,味道足吧,臭婊子,给哥哥好好服
    务,让我见识见识你的骚样。」

      「好来」瑞雪沖我眨眨眼,浓妆的脸上泛着红晕,「臭哥哥,你的阴囊湿哒
    哒的,上面真臭,我先给你把蛋舔干凈」说罢,长舌摊开,卷住我的蛋皮,来回
    扭动她的双颊,双手紧紧握住高跟鞋跟,用舌头清理我蛋上的汙泥。

      我挺着鸡巴长叹一声,心想,真是好久没有这样的享受,这两星期的苦真的
    没白受,幸福的日子可是来了,哈哈哈……正乐着,见瑞雪把头一昂,撒娇道
    「臭泥太多了,舔不干凈呢,我用牙齿给你刮刮,包你爽」,便又埋头,张开小
    嘴努力把我的两颗蛋子吞进嘴里,小心的用牙齿刮起我的蛋皮。

      我见她渐入佳境,卖力的舔弄,便后退一步,坐在客厅的皮沙发上,把两腿
    微微擡起来,踩在沙发的边缘,挺身一把揪住她的头发,拉到我旁边,把她的的
    脸按在我的蛋上「继续,贱货。」

      她顺从的用高挺的小鼻子蹭了蹭我的鸡巴,继续她的舔弄。我则伸出大手继
    续爆捏她的肉瘤,狠掐她乳肉里的颗粒,爽,真他妈爽,我心想着,看着自己龟
    头上冒出一股前列腺液体,透明的,散发着腥臭,太爽了,我心想,这才是神仙
    般的日子啊,这对奶子,够我玩上几天的了。

      瑞雪顺着蛋皮向上,用舌钉刮着我的包皮,舌尖一挑,把那粒恶臭的前列腺
    液卷进嘴里,一边吞一边说「真脏真臭啊,这味儿真够劲,哥哥你以后都要攒着,
    不能洗,把这些臭泥都留给婊子吃。」然后用手开始慢慢翻我的包皮,一边翻一
    边瞪大了眼睛「天呢,哇,好多包皮垢,哇,臭死了,人家都快爽醉了。」

      我看到她範花癡的样子,忍不住摸了她的大腿根一把,好家伙,已经春色满
    园,全都是淫水,看来这小妮子真的发自内心的爱被这样对待,我的妈啊,好神
    奇,再一看自己的阴茎,从龟头的马眼下开始,一直到冠状沟下面,满满的淡黄
    色泥浆,要命的是下翻的包皮上,也布满了泥垢,冠状沟边缘的包皮垢有的还拉
    着丝,跟翻起的包皮交织相连,一股恶臭也扑鼻而来,像是海鲜市场放了两周的
    鲅鱼,三里开外都能闻到腥臊的气息。

      脏,真脏,我内心狂喜,老子都没让自己的龟头这麽脏过,这还真是头一次,
    两周没洗,每天拼命逃跑奔走,原来可以让自己的包皮垢这麽多,这麽臭,这里
    面经过汗渍的发酵,而产生的变质淡黄色包皮垢,要是平时,我自己都会觉得恶
    心到要吐,但是这团汙垢的一旁,是一个瞪大了眼睛贱笑着的舔屌骚货,给我的
    感觉却不是恶心和反胃,而是兴奋与期待,好想看看这骚货怎麽处理这坨汙物,
    论恶臭骯脏的程度,比起大便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瑞雪见我期待的看着她,把舌头在我面前伸出来盘了一圈,笑道「舔屌骚货
    也没吃过那麽多包皮垢,有次我跟一个球员一起,嘻嘻嘻,还以为他的鸡巴是我
    嘬过最臭的,对,还有他的臭脚,哈,但是跟这个脏鸡巴比起来,真的不够味,
    你这个,瞧好吧」她沖我媚笑一下,「不过我爱和泥吃,这个嘛,量够大,但是
    不够粘,看我给它加加工。」

      说罢,她鼓起小嘴,「啪」,一口粘稠的唾液準确的落在冠状沟边缘,那粘
    汁拉丝的连着她的嘴巴,阴茎上的粘液顺着翻起的包皮流下来,把下面的黄色硬
    垢泡湿,「啪、啪」,瑞雪又探头在左右两侧吐出两口唾液,这样,整个龟头都
    布满了粘液。

      那拉丝在嘴角的粘液闪着光,瑞雪又用舌尖在硬垢之间来回搅拌,看到这种
    淫糜的光景,我的阴茎瞬间又增大了一倍,忍不住感慨,这真是我见过的最浪的
    婊子。瑞雪见我阴茎一挺,收起舌头,瞇着眼睛对我说「哥哥,我要开始品尝啦,
    我要一点一点的吃,把你的包皮垢都品一品,以后请叫我骚婊子啯屌机。」

      「真有创意,哈哈哈」我乐道,掐了她的乳头一下,说「来来来,刮进你的
    肚子里」。

      听了之后瑞雪伸出长舌,沿着我阴茎的根部,用舌钉一点点的往上刮,刮到
    那坨黄酱的时候,用舌头紧贴着阴茎的表皮,仿佛那是融化的冰激淩,生怕有一
    点滴落,她稳稳的一卷舌头,长舌上的包皮垢盖住了两粒舌钉,她擡了擡眉毛,
    仿佛在说「厉害吧,看好了啊」然后把舌头平展开,沖我抛了个媚眼,然后舌头
    一卷,喉头一动、两动,把我的恶臭之物吞了下去

      我看到她吞下的一刻,心中充满了满足感,妈的,就是这样的感觉,这才是
    征服女人的快感,一个骚货婊子在这里跪着舔食你脏臭的包皮垢,这才叫成就感,
    哈哈哈。

      瑞雪见我满足的样子,挑了挑眼角,媚笑着说「好好吃啊,人间美味,好脏
    好臭,真是催情药,嗯……我还要吃。」便继续埋头,刮擦,挑起,平展,卷舌,
    吞咽,我津津有味的看着她一点点的,刮食我的脏臭汙垢,那黄色的恶臭之物一
    点一点的被吞食,当最后一口明显的黄垢被卷起,吞下之时,瑞雪挺直了身子,
    张开嘴突然一头扎向我的阴茎。

      「啊……操……」我猝不及防,瑞雪已经把喉头抵在我的龟头上,又一用力,
    我感觉龟头沖破了一层屏障,鉆进了一个狭小而滑腻的空间,在这里,我的命根
    子被紧紧的包裹,这激爽之下它极力的想扩张,却又被箍住,就这麽一挺一挺的
    收缩颤动着,我大脑一阵发紧,丹田里一股暖流。

      「哦,操」我忍不住呻吟起来,「哇,差点」。庆幸瑞雪在十秒的深喉之后
    慢慢的吐出了阴茎,喉液挂在龟头上,连着嘴角,瑞雪笑吟吟的「看,全干凈了,
    婊子做的,啊」

      我摔起手给她就是一个耳光,「啪,啪」接二连三,我一口气挥掌打了她十
    个耳光,打的我手腕子生疼,一边打一边说「臭婊子,烂骚货,舔得我太爽了,
    我也让你爽爽,赏你十个嘴巴子,怎麽样,够劲吧」

      瑞雪被我打的来回乱颤,两颗肉瘤抖抖索索,甚是好看,我也打的兴起,劈
    里啪啦,又补了五个耳光,再看瑞雪,脸上到处是殷红的指印,她却面部潮红,
    呼吸急促,两手托着自己的大奶,扭动着身体,下体的大腿黑丝湿了一片,黑色
    的高跟翘起来,不断的颤抖着,「啊,我操,啊,别停,打脸,扇脸,打烂我,
    掐我奶子,我要高潮了,我要高潮了」

      我呆了一下,停下手里的动作,心想,这小婊子这样就能高潮?我还没玩够
    呢,你可别想高潮,是你个婊子伺候我,伺候够了,你才能享受。瑞雪看我不动
    作了,便擡头看向我,「臭鸡巴哥哥,快打我啊,人家要,舔干凈了你的臭烂鸡
    巴,我要你狠狠地虐我,把我打烂,怎麽了嘛」

      我看他这癡态,心中也是一蕩。赶忙说道。「骚逼,以后,让你高潮,你才
    有权利高潮,哥哥不射出来,你不吃掉臭哥哥的精子,就没有权利高潮。」

      「好了嘛,人家知道了」,瑞雪撒娇道。便又一头扎进我的下体,把我的阴
    茎尽根没入。

      我又爽得一激灵,情急之下一挺身,龟头又戳了她的喉头一下,把她戳的直
    接将阴茎和喉液都吐了出来。

      瑞雪一边蕩笑着,一边用双手缕着从嘴里吐出的喉液,用手拉着丝,跟我说,
    「怎麽样小哥哥,刚才这两下爽不爽。」

      「我操你个臭婊子,刚才把哥哥爽大了,差点射出来,这麽刺激的时刻,我
    可不想现在就射呀,还想多玩一会儿呢?」我淫笑道。

      「哥哥,你担心什麽呀?让我先吞一泡臭精液,我这身贱肉,你随时想玩就
    玩,想捏就捏,想打就打,从此以后,我这堆烂肉都由你摆布。」他说着把头贴
    过来,用长舌贴着我的冠状沟,把舌钉贴在冠状沟上,来回的刮磨着,一边,用
    眼神向我抛着媚眼,一边,转着圈的刮着我的冠状沟。

      我爽得连连呻吟,舒服的把头向沙发的靠背仰去,享受着这人间的极乐。

      瑞雪就把头埋在我的胯下,细细的耕耘起来。一会儿用舌尖刮擦我的龟头,
    一会儿,又从阴囊开始,向上一直舔到我的马眼。或者又突然,爆吞深喉,一桿
    到底,连续耸动几十次,让我欲仙欲死。

      我有好几次都感觉即将要泄出,但是瑞雪把节奏控制得极好,每次在我爆发
    前,他都能及时静止,让我像在天堂和地狱之间徘徊,极乐世界,不过如此。

      我向下体望去,由于连续的深喉,喉液已经水漫金山,粘的到处都是,我的
    肚皮,阴茎,睪丸上满是亮晶晶的喉液,而在在她的脸上,鼻子上,脖根处,也
    到处都是粘稠的喉液。

      瑞雪见我看向这一片狼藉,便说。「这些脏东西我也一点都不会浪费,全部
    都会吞进去。」说罢,从茶几上抽过一个玻璃碗,附身下去,开始吮吸我身上的
    喉液。他吮吸的极为仔细,嘴里发出咕咕的水声,舔遍我身上的每一个角落,包
    括包皮的褶皱都一点也不放过。最后又扳开我的双腿,蕩笑着舔弄我的睪丸,把
    阴囊也吸得一干二凈。甚至他低下头,把滴在地上的两滴喉液,也嘬进了嘴里。
    他向我抛了个媚眼儿,把嘴里这些粘稠的液体,慢慢的吐进了手里的透明碗里。

      我看了,心旌摇曳,赶忙抽了他两个重重地耳光,作为打赏。

      瑞雪满面潮红的捧着碗,睁大眼睛跟我说,「哥哥,你家里有夹子吗?我要
    非常有力的那种夹子。」

      「在茶几的抽屉里,对,就在下面一点,对,就是那几个黑色的燕尾夹,」
    我指挥着瑞雪,把夹子拿了出来,那是三个特别厚实的燕尾夹,专门用来夹纸和
    书的那种。

      瑞雪把三个夹子放在我的胸口,然后把他的肉瘤向前用力一挺。「来,给臭
    婊子上刑,把它夹在我的乳头上。」我拿起一个大夹子,用力一捏,把它牢牢的
    镶嵌在瑞雪的左乳头上。

      哦,瑞雪一阵浪叫,好爽。我看着瑞雪的媚态,把另一个夹子,挂在她剩下
    的那只乳头上。两只黑黑的夹子,就这麽钳住了她挺立向上的肉瘤。

      「哇,好疼」,瑞雪低着头,一脸的媚态,面部泛着潮红,说道「我的骚劲
    儿来了,来吧,我们开始啯鸡巴。」

      我把双腿分开,傲立着阴茎,开始享受它给我带来的盛宴。那是一曲疯狂的
    交响乐,我感觉瑞雪疯狂的把他的脸砸向我的阴茎,用她的喉头箍住我的冠状沟。
    一阵阵的啪啪声,那是他的鼻子和脸颊撞击我的肚皮的声音。夹杂着的,是瑞雪
    不断干呕的声音,那是她的喉液,从喉管中喷涌而出发出的声音。而最动听的,
    还是龟头撞击着她的喉管,喉液在其中,摩擦着空气,发出的咕咕的声音。这是
    多麽壮丽的一曲交响乐,我深深的陶醉在其中,挺立着我的阴茎,享受着一次次
    的撞击。

      从刚才的突然刺激中恢複过来,我已经能够适应这种不断猛烈摩擦的节奏,
    而忍住了我射精的欲望。

      我不仅抄起了手边的手机,开始给他的每次撞击计时,而我又惊讶于他每次
    竟然能持续的撞击我长达两分钟的时间,而他擡起头来大口换气的时候,他的脸
    已经憋成了紫红色。

      瑞雪埋下头去,把他几次从口中带出的喉液,又一点一点的全部吸进嘴里,
    吐进手中的透明碗中。终于,他把手中的碗举起,蕩笑着看向我,然后,把碗里
    的透明液体,那粘稠的,浓郁的粘液,一点一点的喝进了肚子里,喉头一鼓一鼓
    的,发出了咕咚咕咚的吞咽的声音。

      喝完以后,他把碗放在茶几上,伸出舌头,笑吟吟的,翻转着她的舌头,瞇
    瞇着眼看着我。我终于忍不住了,我被他淫蕩的样子深深的折服,便疯狂的抓起
    她的头发,把她的嘴巴按向我的阴茎,开始玩命的抽插起来,伴随着咕咕的水声,
    大约在两分钟的抽插之后,瑞雪突然把头用力从我的阴茎里挣扎出来,然后哇的
    一口,把嘴里的所有的浓汁,他刚才吞咽下去的那些喉液,全部喷了出来,喷洒
    在了我的阴茎上。我看的血脉喷张,激爽不已,瑞雪又突然爬上来,用她的喉咙,
    贴紧着我的龟头,把阴茎插入到她口腔和鼻腔之间的部分,并且用他的舌头上的
    舌钉,不断的在嘴里刮弄我的阴茎,同时疯狂的晃动她的脑袋,用他口腔和鼻腔
    的连接点,不断的刺激我的马眼。我伸手抓向她的巨乳,一把拍掉了两个夹子,
    拼命的抓着她的乳房,撕扯起来,把手指深深的插入她的乳肉之内,拽住她的乳
    头,不断的向前拉伸,不断的去搅拧她的乳房。在她的舌钉和对马眼的刺激下,
    我终于腹部一热,再也忍不住,将精液猛喷了出来,而大量的精液全部喷洒在她
    口腔与鼻腔的连接点处,同时从瑞雪的鼻腔中一涌而出。我看到的就是一幅淫靡
    的景象,大量的,透明,泛黄的精液,从她的鼻腔中喷涌而出,流到我的肚皮上。

      我躺倒在沙发上,呵哧呵哧的喘着粗气,瑞雪由于被精液贯穿鼻腔,呛到双
    眼含泪,红红的眼睛朝我眨着,蕩笑着对我说「哇,射了好多呀,都在人家的鼻
    子里呢,用臭精液射穿人家鼻子爽不爽?看我把这泡臭精液都吞了。」说罢,她
    用力吸了吸鼻子,把精液都吸进了嘴里。

      瑞雪俯下身开始舔弄起来,阴茎,小腹,我的睪丸,还有地上那滩汙浊的臭
    水,把所有这些都聚拢在他的嘴里,然后张开嘴,让我检查。里面是一滩浑浊的
    臭水,透明淡黄的汤子里面,飘着几个恶臭的包皮垢颗粒,浮着大小的气泡,而
    她的舌头在不断的搅动那泡汙水,细细的用舌头品尝那团汙物的味道。

      我满意的看着她,示意她可以吞下去了,瑞雪淫蕩的一笑,闭嘴,喉头滚动,
    慢慢的,咕隆咕隆咕隆三下,将这团液体完全的吞了下去。

      瑞雪的舌头在嘴唇上不断的舔动,浪蕩的朝我笑着,我心中一蕩,拿起桌上
    的一只曲别针儿,一把抓过她的乳头,朝她乳头的侧面狠狠的插了进去。

      「啊,」瑞雪浪叫了一声,面色绯红,两只雪白的肉瘤不断的颤动着,血管
    奶上布满了我掐出的淤青斑点,曲别针挂在奶头上,有节奏的颤动着,黑丝高跟
    的美腿,不断夹紧抽搐着,同时下体哗的一声,大量潮吹的液体喷涌而出,流到
    了地上,她两眼翻白,挺直了身子,高潮了。

    警告:如果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本站歸類為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